紙  短  情  長 首頁 紙  的  歷  史 紙張與你 營   業   項     目 紙包不住火 有關於傑大.... 紙  短  情  長 我要買紙1.巧 緣  2.別送我玫瑰花

 3.喜帖 

笑話集:1.二佰元可以摸....可以親親....可以摸奶奶ㄡ~~~~~~~



1.巧 緣

說來實在奇妙,我和那女子,竟然有這樣一段傳奇的姻緣,若要說是巧合,我寧願宿命的相信,這是冥冥中注定好的緣分。

我從小就有一個偉大的志願────當、家、長。
每次只要有自我介紹的機會時,我總會在報完姓名之後大聲的說: 「...將來我的志願是當、家、長喔!」

我一直記得我說這話時的心情非常認真而斬釘截鐵的,可是台下傳來的哄堂爆笑聲也是真的。

林春花,是我小學時代心目中的新娘,她常著兩條麻花辮兒,白透透的臉動不動就紅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愛欺負她,逮到機會就扯著她的辮子或拿球K她,要不就跟一群男生在她經過的走郎故意大叫: 「林蔥發,春天開的ㄈㄚ喔!」弄得她對我是又怕又恨。

小學畢業之前,林春花卻轉學了,這事讓我暗自傷心難過了好久,這一段青澀的童男情懷,就這麼結束了。

國中高中讀的都是和尚學校,除了應付青春期不斷變化的身體和強說秋的煩惱之外,再加上升學壓力的沈重負擔,實在無暇顧及我偉大的志願。

努力該我如願考上第一志願,大學殿堂自由的空氣,該我再度悠游在愛情海裡,可是長大之後的愛情似乎不是我所想像的好,幾度在情海裡載沈載浮,總是修不好愛情一科學分。

大二那年暑假跟同學到東區擺地攤,正當我們喊得聲嘶力竭、口沫橫飛之際,我張大的嘴突然停住了。

那....那個女孩子好面熟,她往我這邊走過來了,我的嘴還來不及閤起來,就見她又叫又跳的指著我:「你是沈貞賢,對不對?!對不對?!」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有人喊:「條子來囉!」然後就被同學連人帶貨拉走。
我的夢中新長大了,但我們久別重逄的第一面卻是在這種雞飛狗跳的場合。

研究所畢業之後在高雄當兵,百無聊賴的休假日就跟夥伴們逛新興市場,走累了就坐在大統百貨的櫥窗前抽煙,比較眼前來來往往的南部女孩,比著比著,我那傻不楞登的表情又來了。

「林春花,林春花,對不對?!」好巧喔!怎麼會在這裡相遇?

那時她身旁已然站著一個眼熟的男孩,我只好強自按捺著往日情懷,沒敢說太多話,畢竟她已名花有主了, 我還存著什麼妄想呢? 戀愛中的春花更美了。

退伍後任職一家電腦公司,正當我埋頭電腦螢時,背後忽然有女人大叫:「沈貞賢,你怎麼在這裡?!」

我一轉頭,卻看到林春花和同事們疑惑的眼光,這次我們竟然在同一家公司上班。

仗著小學的同窗情誼,再加上同事的關係,我們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但也因為這層層要命的閞係,我始終沒有透露心中埋藏多年的感情,相談之後才教我們接二連三的驚嘆,原來我們竟在同一所大學讀書、高雄那個眼熟的男孩居然與我同連。人生何處不相逢,那時她剛結束感情,我們這兩個感情呈現真空狀態的人,頗為惺惺相惜。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必須到美國出差半個月。臨出國前,我們一起吃飯,就像平常一樣,說著彼此的生活,分享不同的心情,說著說著,她話題一轉:「你小時候好壞,好愛欺負我,你都不知道那時候我多恨你,沒想到長大居然變得這麼老實!」

這下該我臉紅了,支吾傻笑了半天居然冒出一句:「那以後我該妳欺負好了!」
她羞羞的笑著,又一臉無奈的嘆著:「可惜喔!」

這個可惜,該我頂著一頭霧水到加州。
美國的半個月,發現自己無時無刻想的都是她,美國街上都是情人節的前夕氣氛,突然恍然大悟春花的那句「可惜」,原來春花早給我暗示了,我這個呆頭鵝呀!

巧的是回台灣那天剛好是情人節,我請台灣的朋友先幫我買一百朵花在機場等我,上了飛機之後,我請全棧旅各幫我合演一齣「求婚記」,大家都興致勃教的答應了。

遠遠的就看到春花在出境大廳等著,可是我得最後露臉,做壓軸的,我的朋友買的就是紫色鬱金香。

每個人領著一朵紫色鬱金香,在春花面前排成長長的一列,每人到她面前都要對她說: 
「妳願意嫁給我嗎?」

只見春花又是驚恐又是疑惑的收完九十九朵紫色鬱金香,聽完第九十九句「妳願意嫁給我嗎?」後,看到我這第一百朵紫色鬱金香才明白了過來。

我深情的問第一百句:「妳願意嫁給我嗎?」

她的眼睛湧出一泓湖水,不知該怎麼好,這種場面實在太突然了,只是低著頭,一直哭。我們兩人被出境大廳的旅客給圍了起來,大家都屏氣凝神的等待答案。

春花一直哭,我是又急又心疼,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時候圍觀的人們再也忍不住了,眾人齊聲大喊:「我──願──意。」

那洪亮的答案像是天籟,春花突然把頭靠在我胸前,猛點頭.........

回頁首

別送我玫瑰花

望向窗外熙攘的人潮,穿過瞳孔映入眼簾的,除了路旁綻放的嫩白乳綠的白千層外,
最無法忽視的,就屬那一束束開的艷紅嬌縱的玫瑰花,妝綴著對街那彷若沒了四季分隔的花房的門面。

移回了視線,焦點落在一桌之遙的那個男人身上,怡庭只能在心裡悄悄生著浩軒大概永遠不會知道的悶氣; 不懂得察言觀色、不曉得生活所需的那一點浪漫情趣,就連今天好不容易來到 cafeshop, 他仍只是埋首在他的工數世界裡...

「浩軒,」怡庭終究打破了這三個小時又二十分鐘四十七秒的沉默。
「咖啡和紅茶那一個比較苦?」

浩軒上漂了下眼,頭仍然保持著面朝下的姿態,一邊與他的方程式討價還價邊說:「那要看哪種有加 糖,以及糖的份量、種類,還有它們沖泡的時間,也許連咖啡豆和茶葉的....」

「我們是不是該去問老闆這些問題,然後開始實驗來證實你所作的假設是否正確,再將結論寫成研究報告當做你的畢業論文呢?」怡庭忍不住一股氣的衝口而出。

「嗯....基本上這並非我的專業範圍,不過畢業論文要早點找主題到是真的。」拿出記事本, 浩軒不知又在寫些什麼會議記錄、主題大綱的了。

早料到會是這樣平靜、乏味的對話,就算是再無聊的問題也能被他分析的剎有介事。
她想,如果對感情他也能這般用心就好; 其實她要求的也不多,只是希望他能多在乎些她的喜怒哀樂,或著,就只要送她一束玫瑰花....

星期五午后,下了課的怡庭,在浩軒送她回住處時請他來到自己的房中。
以前,她曾不停的暗示浩軒送花給她,但沒想到連過去兩年的西洋情人節,都成了淒涼情人節, 她也終於決定,非要他給個交代不可,就在今天!

「你看,」怡庭伸手指了指窗台上的花瓶。「它已經空很久了....」

「嗯..」浩軒應附著。「然後呢?」

深深切切地咬了咬牙,怡庭終究耐不住,明明白白幾近咆哮的告訴了他 「那你就該送我花呀!」

「喔!」浩軒總算頓悟「那我現在就去買!」說完便急忙趕了出去....

留在房中又氣又不甘心的怡庭想,他竟然這麼的遲頓,甚至還讓她這麼一個女孩子如此的失態!不過再想想,她也終於得以體會那夢寐以求的一刻,只要別去想她剛剛那難堪的模樣....
這兩年來的等待總也不算太長,她還是喜歡浩軒那股傻勁,一但認真,就讓人不禁甜在心裡....

「怡庭…!這…這束玫瑰..花..送你」浩軒喘著氣,抱著一大束紅艷的花朵, 白色的襯杉因汗水而顯得透明,貼著結實的背膀與胸膛。

看著浩軒堂堂的向她走來,怡庭遽然間心跳侷促,感覺一陣暈眩,就這麼的跌坐在地 上,流下了淚,
「大傻瓜...」她說著,緊咬了牙,再也無力接過..他手上的那束..康.乃.馨....

回頁首

喜帖

戀愛:是每個人都渴望摘擷的甜美果實

當兵:卻是每個男人揮之不去的現實挑戰

有些人說:男人服兵役的期間是阻撓戀愛或摧毀愛情的恐怖因素,所以...在我們不能確定我們是否能夠承受這生命中之輕時...很多可能完滿結果的戀情也就這 麼靜靜的無寂而終了∼∼

當兵,每一個男孩必經的路程,當我離開女友,那種心酸,相信和我有同樣處境的人都能瞭解,不知道是拜的不勤快,還是手沒洗乾淨,在眾人的歡呼喝采聲中, 我一舉抽得了金馬獎。

隔著一大片海洋,要坐船離開台灣的那一刻, 不知怎麼搞的,眼皮直跳個不停,船在汪洋大海中前行,我感到未來一片茫然,和海一樣。

因為服役前後只有謬謬可數的幾次假,我只有不斷的寫信給女友,告訴她我的近 況,我是多麼多麼地思念她,呵,警告女友不得亂來,同時也安慰自己。這裡最大 的好處是沒有空氣污染,夜空的星斗特別大粒,只可惜甜言蜜語無從說起。我 沒有一天不寫信給她,甚至一天寫個兩封也是常有的事。 為了愛,老粗也能變詩人。 那一幕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我在車站打了電話約了女友,說我就要回來了,聽 到她的聲音,有種陌生的親切,我們相約在咖啡館碰頭,她依然美麗如昔。自由的 空氣果然不一樣。沒有太多的話,讓我的心裡有種莫名的不安,而當她不安地從 皮包裡拿出一張喜帖,我想我知道結果了。

我沒有立即起身離去,因為那會顯得我沒有風度 雖然我內心很不平靜,我仍希望聽到是那位欠K的人趁火打劫. 她終於開口了:「我數過, 你一共寄了九百九十九封信給我, 我想這樣就夠了。其實,在漫長的等待下,你從來不在我身邊,兩年來也沒有照顧過我,九百九十九封信也不能代表任何意義....」 我聽到這裡時,竟然不爭氣地掉下眼淚。

可是他並不饒過我,繼續地說:「這是我自己的決定,我知道這樣做很過份,對你來說不公平,但我還是想徵求你的同意...」我很想求女友,不要離開我。

在我來不及開口時,他已把喜帖遞給了我而上面寫著,我倆的名字....


回頁首

二佰元可以摸....可以親親....可以摸奶奶ㄡ~~~~~~~

 

上星期日,,堂主我放假,去台北中和找朋友玩,
車開上了高速公路到中和下交流道
,,
在右方的
xx檳榔攤買五十元的菁仔,,,
看到那個妹妹長的不錯哦
!!!
引起了堂主的淫虫本色
,,
向她要電話
,,,
她卻先說了
(先生,,,如果你買二佰,,我可以給你摸哦)
堂主想
,,,二佰可以摸,,哈哈,,馬上再拿出一佰五出來,,,雙手準備要摸,,,
^o^....

給果那女的拿出一個摸彩箱跟我說
,,,
先生
,,二佰元可以摸彩一次
哇哩勒
,,裝孝偉


星期一
,,堂主我不甘心,又去台北中和,
車開上了高速公路到中和下交流道
,,
又在右方的
xx檳榔攤買五十元的菁仔,,,
看到又是那個妹妹
!!!
同樣又引起了堂主的淫虫本色
,,
一定要向她要到電話
,,,
她卻先說了
(阿那打,,,如果你買二佰,,我可以給你親親哦)
堂主想
,,,二佰可以親,,哈哈,,馬上再拿出一佰五出來,,,嘴巴準備要親,,,

......
給果那女的拿出一缶親親蘆筍汁跟我說
,,,
阿那打
,,二佰元送親親一缶,,,
哇哩勒
,,又裝孝一次


星期四
,,堂主我還是甘心,又去台北中和,
車開上了高速公路到中和下交流道
,,
又在右方的
xx檳榔攤買五十元的菁仔,,,
看到又是那個妹妹
!!!
同樣又引起了堂主的淫虫本色
,,
一定要向她要到電話
,,,
她卻先說了
(阿那打,,,如果你買二佰,,我可以給你摸奶奶哦)
堂主想
,,,二佰可以摸,,哈哈,,馬上再拿出一佰五出來,,,,,,
給果那女的叫我下車帶我走到後面
,,,
她說奶奶
(阿媽),,又有人要來摸妳了..
哇哩勒
,,又再裝孝一次


哈哈哈
.....
哈哈哈
.....
哈哈哈
.....
哈哈哈
.....

回頁首